梁启超:敬告我同业诸君

26. March 2010 读书 439
和人聊天时,想起几年前一则笔记,即: 其实,我觉得你作为一个人,说一句话,写一篇文章,有时不妨极端一点,把事情推向极端,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把心里的话,竹筒倒豆子般统统倒出来,痛快淋漓,无所顾忌,回过头再作理论。别人乍一看,会觉得过分,特极端,没给自己也没给别人留一点余地,但越捉摸越有味,越伸手越探不到底。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还没看见问题的极端状态时,就已经退回去了。 有没有做到我不敢肯定,但至今仍持这种意见。 近来读李剑农著《中国近百年政治史》,其中节录梁启超先生一段文字,也谈到这种问题。梁先生这篇文字摘自他在主办新民丛报时发表的《敬告我同业诸君》一文。先生是当时言论界骄子,该文论媒体两大天职清晰有力,颇有影响。不仅如此,他当年也是遵循文中原则办报的。 虽然此种观点是适应当时(壬寅年)环境而发生,但今天(庚寅年)读来依然发人深省。所以,我找来全文转载于此。  敬告我同业诸君 ( 梁启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希波克拉底誓言及相关

20. March 2010 读书 476
【按】马英九博士在为陈长文律师与罗志强先生合著《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作序时,以“法律人的‘希波克拉底之誓’”标题,想必许多同学都读过。最近读书时又见这个誓言,却是另一种视角。弗里德曼说,“我们猜想,当医学院的毕业班宣誓时,希波克拉底在九泉之下定然不得安宁。”

新西安古旧书店

21. January 2010 读书 4
我以前曾贴过一个《西安的旧书店(摊)目录》,其中就有西安古旧书店。这家书店据说已有百年历史,也曾是大名鼎鼎的,但到今天它早已OUT,连古旧书店这个名字也名不副实了。 书店分两层,进门一楼你绝对会纳闷,这不都是新书吗,为什么叫古旧书店?这几年我隔三差五也会进去,但都是直奔地下室,那里是特价区,也有一些旧书,甚至线装本。但我不懂版本,也没有收藏的兴趣,所以只图个特价,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随便看看以消遣。 即使如此不堪,它还是被列为我常去的极少数传统书店之一,另外一个是万邦,那里也有个特价区。没办法,人穷,只能哪儿便宜去哪儿,当当卓越就是首选。所以,让那个什么《图书公平交易规则》去死吧! 古旧书店从去年11月开始装修,今天我路过时看到门脸换了,换成和那一条街上的服装店、水盆羊肉店统一的风格。国营企业,响应号召。牌匾还是用鲁迅的字拼的那个,只不过新做了一个罢了。一楼还没装好,不过据我偷窥,里边摆了许多古色古香的超大书架,颇具诱惑。但没来得及拍照,人家就关门了。

你是左派还是右派?

19. January 2010 读书 0
这个测试07年就有了,2010年1月1日新版上线,地址是:zuobiao.me 本来我打算晒一下自己的测试结果,一不小心页面关闭,只隐约记得是1.4、0.4、1.2,准确与否不得而知,再重新来过似乎也不妥。还好,按照说明,判断左右只看三个数字的正负,不论绝对值大小: 1.政治观念坐标,负值为左,即威权主义 (Authoritarianism),正值为右,即自由主义 (Libertarianism)。 2.社会文化观念坐标,负值为保守与复古派 (Conservatism),正值为自由与激进派 (Liberalism)。 3.经济观念坐标,负值为左,即集体主义与福利主义 (Welfarism, Collectivism),正值为右,即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 所以,测试表明我在这个坐标中位于第一象限,政治右经济右,十足右派。。 做完这50道题,我又顺藤摸瓜用“西方政治坐标系”再测一次。结果是,我和弗里德曼、哈耶克一起站在了第四象限(经济右,政治自由)。 为什么会这样?正如说明文字里强调的那样,原因在于中外对所谓“左”“右”理解不同: 本测试系统建立于中国政治价值体系基础之上,试图充分反映中国的特殊国情与政治文化。请注意,很多问题反映的是中国现实语境中的「左与右」,而非严格意义上的西方政治语汇中的「左与右」。 其实我读书时,也经常被作者搞得左右不分。用一个字两个字就想概括某个人的观点,这是为求方便而舍弃准确的做法罢了,我们要避免错误,还得再返回去弄清他所说的左右是什么意思。维基百科里有个词条可供参考。

话剧《白鹿原》

31. December 2009 读书 240
我记得是在读陈丹青的荒废集时,才知道原来北京人艺曾将《白鹿原》搬上话剧舞台。 我好像还没看过话剧,也不知道林兆华导演和濮存昕、宋丹丹还有郭达几位如何表现这部“史诗”。 今天终于让我找到了,顾不上晚饭就立刻看完。 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其中的秦腔,至于布景的冲击力恐怕非亲临现场不能体会。 另外,总觉得濮存昕演的白嘉轩形象还不够饱满,兴许是因为我看的时候脑海里还回想着原著,没能把话剧作为“另一个”作品来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