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广播剧《白鹿原》

20. March 2011 拾零, 读书 261
《白鹿原》是我非常喜欢的小说。这部小说曾被演绎成多种艺术形式,秦腔、话剧、舞剧;电影也即将面世。之前我在这里分享过话剧版,今天发现还有广播剧,包括普通话版和方言版,尤其是后者用陕西关中方言朗诵,别具风味,理应收集在此。 简介: 1. 方言版 原著:陈忠实 演播:王晨 出品:陕西人民广播电台金号网 听吧:http://www.sxradio.com.cn/node_250427.htm 土豆网 豆单: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6708135.html 2. 普通话版 演播:李野默 土豆网 豆单: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7087973/

《陕西近代歌谣辑注》

01. January 2011 读书 453
那天路过西安古旧书店,一进门就瞅见一本《陕西近代歌谣辑注》。随手一翻,看见这么一条: 箩箩,面面,狗狗,蛋蛋。白的给娃吃了,黑的给马吃了。把马喂得壮壮的,先到外家看唱去。…… 眼前一亮,心头一动。再翻,又看见一条: 咪咪猫,上高窑,金蹄蹄,银爪爪。上树树,捉雀雀。扑愣愣,都飞了!把我老猫气死了!拿盐来,拿醋来,吃我老猫咸肉来! 一时激动,差点就大声唱出来! 天呐,居然有人收集这些东西! 我要买一本,回家给我妈看。 两天以后,心潮澎湃终于平静下来,我该介绍一下这本书了。 据宗鸣安先生介绍,书中共辑录歌谣821则,近千余首。时间跨度集中在1904-1931期间,地域则包括陕西各地。这些歌谣均出自民国15年陕西学者刘安国等人在全国搜集歌谣的原始抄件。 作为编注者,宗鸣安先生将这些歌谣归为五大类,分别是儿童生活部分,家庭妇女部分、时令谚语部分,历史乡土部分以及杂歌谜语部分。 最初引起我兴趣的正是第一部分中的歌谣,那可都是我小时候妈妈唱过的。年代久远,那些曾经朗朗上口的歌谣在我和我妈这里都仅剩一点模糊印象。但一经提示,自然勾起时间深处的记忆。 这儿童生活部分,都是娱乐儿童或者儿童自己唱的,除了前面提到的两条,我再摘几条: 豆角,豆角索拉拉,我到地里寻我妈。我妈问我几岁咧,我连牛犊同岁咧。牛犊把我撞倒咧,我把牛犊毬咬了。 打,打,打膑脚,打的我娃肯睡着。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行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 其他部分的内容对我来说就算是新事物了。编注者从历史文献,民俗社会学角度认为其中有关历史、时政部分尤为精彩和珍贵。我随便摘两条分享一下: 大清好,大清好,只纳粮来不运草。如今世事要得好,除非皇上出来才能倒。 革命后,人心动,四方豪杰各响应,惹得中国不安靖。 中华民国没皇上,婆娘女子胡求逛。爱吃纸烟打麻将。 民国,陕西和河南两省恩恩怨怨纠缠不清。所以,就有许多歌谣与此有关,尤其是关于镇嵩军刘镇华的。比如: 镇嵩军,真讨厌,每日无事乡里转。打鸡子,叫造饭,路上拉车把钱赚。见学生,叫侦探。土匪抢人不相干,害的乡下不安然。 镇嵩军,不是宋,砍的树垛做的城。外边为了一圈绳,绳上拴的尽是铃,害怕敌人来偷营。 刘镇华太不良,坐在陕西毒如狼。要这税要那粮,奸人妇女翻人墙。 还有写当时土匪横行的: 房是招牌,地是累,积下银钱是催命鬼。 地要少,房要小,莫啥吃了慢慢搞。 家庭妇女部分、时令谚语部分也有精彩内容,都能反映当时当地人们的风俗习惯,民风民情,颇为有趣。如果有兴趣研究下本地文化,这些脍炙人口的歌谣确是难得的资料。我也摘几条吧: 能婆娘,进厨房,勾子一拧饭停当 麻野雀,尾巴长,有咧媳妇,不想娘。白漂纸,糊亮窗,有咧媳妇比娘强。 好儿子,不在丢家当。好女子,不在争陪房。 另外,这些歌谣本是口口相传,以方言唱出,所以对于了解陕西各地的方言也有益处。 ps:传播学研究“谣言”,拿这些歌谣应该也属于其研究范围吧。

贾平凹新作《古炉》

28. December 2010 读书 239
今年暑假时候我就听说他已完成新作,叫做《古炉》,后来就一直留意着这小说面世的消息。 8月份,《古炉后记》先行发表。和当年《秦腔》一样,也有个电视片,前两天就在曲江搞了发布会。 要看到出版的书要等到2011年初(1月8日首发式)了,不过上个月已经在《当代》《小说选刊》上面连载了。正如媒体报道的那样,这两种杂志走俏的紧,我没买到。 网上有没有呢?我首先记起龙源期刊网,找到了,但要收费。再去以前曾经在此推荐过的一个免费看杂志去处,果然没令人失望。 看了些评论,给的评价很高,但鉴于那仅有的几个读过全文的评论家都是贾平凹的朋友,他们的话不可全信,还是自己读过再说。 现在把《古炉后记》和在《当代》已经发表的前半部分享出来: 古炉后记,发表在《东吴学术》创刊号。全文: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127964/ 《古炉》分两次在《当代》杂志发表,前半部分在2010年第6期: http://url.cn/2yOC5J update :《古炉》已经出版,这里有卖。

所谓读者见面会

15. May 2010 读书 405
因为读过小说《青木川》,很喜欢,所以当作者叶广芩要办读者见面会的消息传来,我就动了心。查了日程安排,凑巧有空,就计划要去。 群邮件介绍说,这次活动的内容是: 叶老师介绍新版《老县城》写作背景、创作初衷、对青年寄语、秦岭 生态保护倡导等等 可是,叶广芩先生的书我只读过《青木川》,其他的诸如《采桑子》《豆汁记》,包括今年五一期间新版的《老县城》都只是听闻,不曾拜读。这样就去的话,恐怕也是白去。 犹豫良久,还是决定去。给自己找的理由是,忙活了几个月,闷了几个月,该出去逛逛了。 活动在小寨万邦书城举行,我到的早,可以胡乱翻翻书。在二楼特价区瞅见一本小书叫《饕餮书》,是一个台湾居港的女作者写的美食与社会,就着高士茶坊昏暗的光线,一边翻读一边等叶广芩到。 我知道这个高士茶坊周末一直在办文化沙龙,有朋友邀请过几回,我都不得空暇没能参加,今天才第一次坐在这里。地方不大,很容易就“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不知道平常是否也是如此。 等我读完那本小书的序言又算算兜里的钱,决定要买时,这个活动就开始了。 叶广芩是满族人,姓叶赫那拉,个子不小气质务实,和我之前从照片上得来的印象差不多。可是,这个还不错的第一印象很快被破坏了。 她说,我以为今天只是签名售书,没想到是这种形式,所以真不知道要讲些什么。囫囵讲了几句后,就开始让大家提问。也许,这就是所谓读者见面会的本来面目,也许是我少见多怪,总之,我果然是白来了。前后一个小时,结束时,心里只有空虚和恍惚,手上的新版老县城和赠送的体恤衫也不能弥补,“只是出来逛逛”的理由也似乎不能掩盖。 这怪谁呢?怪那个活动公告骗人吗?不,我看还得怪自己太鲁莽。好在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可在贸然行事。要搞清楚,喜欢或者感兴趣的是读作品还是去看作者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