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经济学

07. January 2012 读书 2
我读书向来不拘一格,关注的问题指向哪里,我就读到哪里。学科的区别不是设限,而是提醒我,可以换个角度,换一种别样的思考方式去理解事物。读书不就是为了提高理解力吗?(参见:如何阅读一本书) 我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经济学发生兴趣的,大概时间不是很久,至今也没读几本书。然而,受益匪浅!起码,我知道原来经济学不一定就是研究怎么挣钱,甚至不一定跟钱(货币)有关系,这门科学就是研究人类行为的。我从事的法律专业不也是吗? ”经济学帝国主义“也许是自大,也许是酸溜溜,但我觉得不足为怪,它正好揭示学问相通的真理。研究法律问题可以利用经济学理论工具,经济学研究不也可以借鉴物理学原理吗?学者有门户,学问本身可没有。 所以,不妨学点经济学。学习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也学习怎样不受经济学家的骗。

导演王全安

05. December 2011 读书 269
新电影传奇:王全安 在他执导电影《白鹿原》之前,我并不知道王全安。 等我看了资料以后,才明白这是为什么。王全安他低产,截止2010年十年时间只有5部作品;作品风格也低调,小人物的故事,除了余男,不用专业演员,经常“就地取材”。我看过《图雅的婚事》,深深地被吸引和震撼。但也隐约明白了他和他所属的所谓“第六代导演”与张艺谋陈凯歌那一代的区别。 然而,这次是个转折,《白鹿原》不能算小人物的故事,那是史诗,演员也是精挑细选的明星,与主演张雨绮结婚也不能叫低调了。《白鹿原》原著名气大争议也大,加上电影时长、审查等等话题此起彼伏,吊足了观众胃口。 我反正充满期待,但不急,在等待的时候,除了重读原著,也不妨先了解下这位导演,看看他以前的作品。 作品目录: 《月蚀》(1999) 《惊蛰》(2004) 《图雅的婚礼》(2006) 《纺织姑娘》(2009) 《团圆》(2010) 《白鹿原》(2012?)

电影《白鹿原》片段

13. September 2011 读书 250
自从读了原著,又看了话剧,听了方言版广播剧,对《白鹿原》这部乡土近代史文学巨著,我是越陷越深,每每念及都是回味无穷。 现在,电影版的白鹿原还没制作完成,只是隔三差五露点消息,真是吊足我胃口! 报道中说,包括作者陈忠实,崔永元、李银河在内的许多已经先睹为快的人都给了非常肯定的评价。 看了已经公布的“先导预告片”和音乐片段《将令》(附后),虽然短的可怜,但那纯正结实的陕西方言,粗狂彪悍霸气十足的老腔,表明确实值得期待。 导演说,还在剪。腾讯娱乐的一位编辑告诉我说,大概年底能上映。 我想,在这之前,我应该重读下原著,再登一次白鹿原。 附:

2011读书日之二:书目分享

22. April 2011 读书 242
上篇说了,借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的由头,我把这一年定为“中国近代史阅读年”,因此今年分享的就是近代史书目了。 历史是以前的事,昨天的事,读历史是为了鉴古,是为了知今,是为了明志,总之,就是了解今天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喜欢读历史的人大概都爱好追根究底,探索因果联系,无论是必然的或偶然的。我就是这样。 我读历史偏重近代,至少目前如此,这是受由果而因的思路决定了的。也可能因为离得近,显得更加鲜活生动。 这些年陆陆续续买了读了一些近代史,有些是自成体系的,有些是回忆录或传记,还有记者笔记,这些算是形式意义的近代史,若论实质的近代史,反映当时风貌的小说散文等题材也要包括进来了。 没时间细细研究了,仓促之间从书目中挑出以下这些。严格一点的话,加上文笔的清爽干练耐读的标准,那就只限前四种最值一读。 中国近百年政治史(1840-1926),李剑农著 中国近代史(1600-1998),徐中约著,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袁氏当国,唐德刚著 李鸿章传,梁启超著 蒋介石评传,汪荣祖、李敖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孙中山研究,李敖著 毛泽东,[美]斯图尔特•施拉姆著,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组译,红旗出版社1987年12月第一版 毛泽东自传 毛主席语录 毛选 蒋廷黻回忆录,岳麓书社 西潮与新潮:蒋梦麟回忆录,东方出版社 胡适口述自传,唐德刚 上学记,何兆武著, 读史阅世六十年,何炳棣著, 辛亥,摇晃的中国,张鸣著

2011读书日之一

21. April 2011 读书 422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那今年的“世界读书日”就以“中国近代史”为主题吧,或者干脆这一年就称为“中国近代史阅读年”。循往年惯例,总要写点什么以示参与的,今年分两篇。 让我先扯点淡吧,所谓心得是也。 到目前为止,我读书还是博而不精。曾经有种说法颇有影响,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大概就是受此影响,在读什么和怎么读方面,一向都是随心所欲。现在想来,好坏参半。兴趣这玩意儿许多时候不可靠,朝秦暮楚,喜新厌旧,好处是能扩大涉猎范围;在一种毫无压力的状态下居然逐渐养成了读书的习惯,习惯成自然,值得肯定。然而,凡事预则立不预则败,无规矩不成方圆,没计划无规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这样读下去多则多矣,论效果恐怕是事倍功半。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初是如何回答“为什么读书?”这个问题的,答曰:提高理解力。现在还可再加一个“性情之养成”,即所谓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显然,为达此目的,既要博览,读书无禁区,更须循序而渐进,熟读而精思。为达此目的,就不能一味任性,而是要有所规范,讲求方法的。否则,难免浮躁,浪得虚名,于理解力之提高不利,与性情之养成有害。 规范的建立和方法的掌握,还得靠训练,但终究取决于毅力和心态,心静则学始成,有毅力方能坚持。 总之,在读书学习方面我得做些改变,结束松松垮垮的状态,让自己的思维有秩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