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剑,梦想终实现

22. January 2012 拾零 254
时光荏苒,岁月催人老,我也老大不小了,人生早已不是做梦的年纪,老婆孩子热炕头,我挺知足。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我家闺女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这是主,其他一切都是仆;这是君,其他所有皆为臣。所以,若要谈梦想,请允许我追溯到10年前。 那时的我刚刚踏上法学阶梯,怀着各种好奇,寻找着自己安身立命的职业梦想。一边在学校有一搭没一搭地听课做笔记应付考试,一边凭着“无知者无畏”的精神“积极主动地参与其中”在律所实习。终于贴了一张字条在上铺的床板上,写着“我要当律师”,这就是我的梦想,2012年,It will become true! 十年间,我曾经懈怠,但从未放弃。虽然有些松松垮垮,但贵在坚持,总算积累了相当的理论知识,训练了清晰务实的思考方法,还攒下些阅历和经验。万事俱备,啥风也不缺,2012年要扬帆的不是诺亚方舟,而是我的梦想。 以后我再也不用跟人解释:虽然我很专业,甚至比某些律师更卓越,但我并非律师;在中国法治舞台上,我不再只是围观群众,我要被围观——欢迎围观! 当然,梦想成真的时候就不再是梦想了,律师于我,不高不低、不远不近,它只是我将要从事的职业。 #应inxian.com之邀,在农历春节前夕谈“2012年我要实现的一个梦想”,故作此文,2012年1月19日完成于桥陵镇。

孙笑侠:“小司考”有“大问题”

21. November 2011 拾零 251
“小司考”有“大问题” 作者:孙笑侠 今年是国家司法统一考试十周年,本来一直想写点文字纪念这十年司法考试的成就和改革进程。可是最近不断听到关于内部存在着“小司考”的风声,不免存疑、探究、求证、震惊…… 昨天看到一篇博文上附了这样一份某省检察院下发的文件,内容如下: 关于《2011年单独组织在职法律职业人员统一司法考试》有关事项的通知 各市、州院政治部: 司法部决定2011年继续单独组织在职法律职业人员统一司法考试试点,并扩大在职考试试点地区的实施范围。现就统计我省参加《2011年单独组织在职法律职业人员统一司法考试》人数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省院要求,纳入扩大试点范围的检察院党组,要积极支持鼓励符合司法考试条件的干警,参加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并取得A证;确因检察官短缺,急需通过试点考试取得C证(特殊管理,仅限本地使用的),可以参加扩大试点考试。 二、报名条件:2007年底以前从事检察业务工作,未取得法律职业资格,法律大专以上学历的在职人员(行政编制)。 三、本次扩大地区,已参加2011年全国统一组织的国家司法考试但未达到合格分数线的人员也可以报名参加试点考试。 四、报名方式与时间、报名人员报名应提交的材料等,请各市、州院与本市、州司法局联系,并通知到干警本人。 五、请各市、州院政治部按照扩大了的试点地区名单(名单附后)和报名条件,迅速做好统计工作,于2011年11月3日下午16:00前将参考人员名单报省院政治部教育培训处。 在西部地区扩大试点,体现了对西部地区政法干警的关心爱护,是政法工作的需要,要严格在内部运作,不要对外宣传张扬。 电话:XXX-86581101    传真:XXX-86581100 86581097 附:XX省试点地区名单 XX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 经求证,才知道这是真事!2007年底以前从事司法工作未取得法律职业资格,法律大专以上学历的在职人员,可以不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单独考试。已经实行了两年,这前两次“小司考”只限于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今年属第三次“小司考”,比前两年更是加大了步伐——扩大到28个省自治区(除京沪京沪三直辖市之外)的贫困县。(lawcao注:更多资料请见http://002.fyfz.cn/art/1043712.htm)

禁用无觅

27. October 2011 拾零 27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有阵子挺火的,孤陋如我都有所耳闻。了解过以后,打算用一下,那是2011年9月28日,有注册验证邮件为证。 期间我也注意到网上流传一篇文章即《无觅插件背后的阴谋》,无觅官方对此已有回应。坦白讲我根本看不懂这种技术帖,只知其大意在说流量问题:指责一方说无觅偷了用户流量,官方说没有。如此而已。 我的这个博客遇到的麻烦也是有关流量,但貌似和上述争议关系不大。 话说本月刚过半时,这里就曾因流量超限而无法访问,只能看到惨白的页面上写着一段鸟语“509 Bandwidth Limit Exceeded”。 罗律师的博客以前几乎每个月都遇到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只有半个月能看见他的精彩文章。但当我们查出罪魁是百度和迅雷的爬虫,当我们发现它们盯上了罗律师直接上传到自己服务器上的音乐文件时,虽然找百度理论未果,但知道如何避免了。 然而,我的空间流量每个月达13G,而且图片音乐等大文件全部存在第三方,没有理由出现这种问题啊? 我找到WOPUS的客服,它们表示同情并慷慨解囊说先送我5G。如此,博客又恢复访问,虽然事故原因仍然不明。 这5个G只撑了大概一周多,我又收到警告邮件。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后来我发现找到根子揪出祸首也没那么难,打开服务器管理页面查看一下统计,基本上一目了然: 如图,绝大部分的G是被前三个ip给用了。但我并不知道这三串数字指向哪里?当我看到下图时,无觅才成为重大嫌疑。

湖北之行:武汉

15. October 2011 拾零 271
当得知要去湖北的时候,我就筹划着能不能在武汉逛逛。我想去武汉大学看看,那是法学重镇之一,国际法学科发源地;对珞珈山也早已心驰神往。我还想去户部巷,听说那里著名的小吃一条街。当然,鉴于辛亥百年这个噱头,瞻仰一下革命圣地也是应该的(相关:近代史书目)。 然而,因为时间关系,因为菲儿身体不适,等等缘由,我们只能走马观花路过一下武汉,穿越武大校园,看一眼东湖。看到报纸上说,辛亥革命博物馆15日后才对公众开放,所以首义广场也没去,红楼也没见到。连吃一碗热干面的愿望都没能实现。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现在想起来,除了在武大撒了泡尿,没有更多印象留下。所以这次就不写什么城市印象了,直接上图:

湖北之行:婚礼

13. October 2011 拾零 443
这趟我们全家出动远赴湖北不是游玩,有正事儿:去参加妹妹的婚礼。 妹妹和妹夫都在西安工作,房子也买在西安,但妹夫家二老还在老家,所以婚礼在湖北办。我一直对各地风俗有兴趣,认为那种在酒店办的婚礼无趣,在家里按照本地习惯办的更有意义。以往观察陕西各地婚礼已经为丰富多彩的仪式叹为观止,这次能够观察南国风土人情,心中充满期待。(相关:结婚程序的意义) 我们是提前一天到他家的。10月2日晚上从西安出发,14个小时后已是第二天,到达武昌,再转由亲戚的车接到家里。婚礼将在10月4日举行。 我们是在鞭炮声中下车的。这又不是迎亲回来怎么会放鞭炮?后来得知,当地讲究放炮迎客送客,来一拨儿响一次,送走一拨儿,也要响一次!我父母也都啧啧称奇,说咱们家是花炮之乡也没有这个。 妹夫家仍住在老房子里,房子宽而短,比较简陋。进门是大厅,已然摆了两三张方桌,是婚礼用的。但我们心里担心,怎么能够呢?我结婚时,屋里屋外放了十张桌子,流水席吃了四轮才完。第二天我们就知道这是杞人忧天。原因有二,一是隔壁叔叔家也会摆几桌;二来,也是最让我们惊讶的:婚礼的事并未特意通知亲戚们!除了姐姐舅舅家等至亲肯定来,其他亲戚听说了就来,不知道的啥时候知道啥时候来,所以婚礼当天并不是所有亲戚都来吃席。听说我们离开后两三天,家里还陆陆续续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