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未施行手术的违法性问题

27. November 2007 法律 7

医院未施行手术的违法性问题

法谚云:当事人是自己利益的最好法官

本文是关于最近热议的“丈夫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 ”一事的讨论,欢迎批评。

欲追究院方的侵权责任,须先检查其是否具备下列要件:
1.医院有违法行为;
2.医院的该违法行为与李丽云的死亡之间存在相当因果关系;
3.医院对此有主观过错。

目前舆论争议最大的问题是第一个,即医院未对李丽云实施手术是否违法?

要回答这个问题,当然不能凭感觉,而要摆出现行法律依据。
争论各方都祭出国务院的一个叫《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行政法规,以其中第33条为自己的论据。

院方认为,既然法规要求必须征得患者及家属同意并签字方可实施手术,那么在未取得签字时自己不能违法手术,医院未实施手术并不违法。反对意见大致可分两种。有人认为,这个法规赋予家属过分的决定权,应当修改;有人则认为,医院误解了这个规定,因为条文中已经包括特殊情况的规定,在本案的情形下,医院有义务不经签字而立即手术,这才符合《执业医师法》要求的“救死扶伤”。显然,争论的焦点就集中到这个条文如何解释上了。

经查,《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表述如下:

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我认为,要求医疗机构施行手术须征得患者同意的规定值得肯定。客观地看,医疗行为尤其是重大手术构成对患者人身的损害,具非法性;但这非法性可因患者(受害者)的有效同意而排除。这显然是法律尊重个人自由处分权的表现。如果医疗机构未经同意而实施手术,给患者造成损害,则有被追究侵权责任之虞。有网友设问“当生命面临危险,是听家属的还是听医生的?”我的回答是,谁更有权作出抉择就听谁的,显然患者及其家属比医生更有权!

当然,在实践中各种危急情况时有发生,一味坚持履行“取得同意”的程序,显然不当。故有特殊规定,或者叫医疗特权。在这类特殊情形下医疗机构得不经同意径直采取救治措施,而不必担心违法。但因为这种行为影响个人权利甚巨,应有所限制,医疗机构应以患者可推知的意思为准。

如果患者本人能够明确表达意见则问题不大,但如果患者不能表达意见,医疗机构则应考虑征询其家属或关系人的意见,以助于了解患者的意思。患者家属这项所谓“同意权或者决定权”(是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权利”值得考虑)至关重要,应当从患者利益出发正当行使。

现在回头看《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我觉得,条文前段要求征得患者同意的同时还须有其家属签字,对患者一方过于苛刻,对医疗机构一方过于偏袒!假如患者与其家属意见相左又该如何呢?(本案中,孕妇李丽云当时情形如何呢?)

后段有关特殊情况的规定所谓“语焉不详”不算什么缺陷,只是立法技术而已,不必提什么“明确列举”的修改建议。这次因为这件事列举一个,下次又出现别的情况,还要列举,有完没了啊?!

我认为,本案是否存在医院应当不经同意实施手术的特殊情况,通过法律解释即可解决。

首先,本案中患者的丈夫在场,所以就不存在“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的情况。
其次,对“其他特殊情况”应当做严格解释。结合前段的规定,这个条文目的是要防止医疗机构违背患者意志对其“动手动脚”,这是对患者自由意志的尊重和保护,同样后段赋予医疗机构“特权”也是出于这种考虑。正如法谚所云,当事人是自己利益的最好法官。所以,只有在确实无法及时了解患者意思(包括其家属的意见)的情况下,医疗机构方可行使“特权”,替他“作主”。但也要考虑患者可推知的意思,以为解决可能发生的医患纠纷问题留下证据。

本案中,医院显然有机会有时间了解患者及其家属的意见(因而也不属于条例31条规定的“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据报道,院方甚至做过长时间的努力试图改变患者家属的意见。(有过度说明的嫌疑?)只不过,患者家属的意见相当明确:坚持用药治疗,坚持不做剖腹手术,后果自负。

综上所述,由于现行法要求必须取得事先明示同意方可施行手术,在患者无法表达意志(?)其而家属明确反对的情况下,医院没有实施手术的义务,所以医院的不作为不具违法性。至于家属的这个反对是否得当,则应另加讨论。

对有人主张的医院有违“救死扶伤”宗旨的观点,我觉得不值一驳。简单讲,你不去医院,医院不会也不该来主动找你“救死扶伤”。即使你去了医院,你要放弃治疗,医院也不能强迫你花钱做手术!总之,医院要救死扶伤,得有患者(有时也包括家属)同意这个前提。

还有人高举“生命高于一切”的旗帜,看起来很神圣,很强大,其实纯属扯淡!殊不知,自由的生命才高于一切;不自由,毋宁死!(本来不用扯这么远,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讲这些大道理,但有人先“大而无当”,我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望读者谅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