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之行:婚礼

13. October 2011 拾零 443

这趟我们全家出动远赴湖北不是游玩,有正事儿:去参加妹妹的婚礼。

妹妹和妹夫都在西安工作,房子也买在西安,但妹夫家二老还在老家,所以婚礼在湖北办。我一直对各地风俗有兴趣,认为那种在酒店办的婚礼无趣,在家里按照本地习惯办的更有意义。以往观察陕西各地婚礼已经为丰富多彩的仪式叹为观止,这次能够观察南国风土人情,心中充满期待。(相关:结婚程序的意义)

我们是提前一天到他家的。10月2日晚上从西安出发,14个小时后已是第二天,到达武昌,再转由亲戚的车接到家里。婚礼将在10月4日举行。

我们是在鞭炮声中下车的。这又不是迎亲回来怎么会放鞭炮?后来得知,当地讲究放炮迎客送客,来一拨儿响一次,送走一拨儿,也要响一次!我父母也都啧啧称奇,说咱们家是花炮之乡也没有这个。

妹夫家仍住在老房子里,房子宽而短,比较简陋。进门是大厅,已然摆了两三张方桌,是婚礼用的。但我们心里担心,怎么能够呢?我结婚时,屋里屋外放了十张桌子,流水席吃了四轮才完。第二天我们就知道这是杞人忧天。原因有二,一是隔壁叔叔家也会摆几桌;二来,也是最让我们惊讶的:婚礼的事并未特意通知亲戚们!除了姐姐舅舅家等至亲肯定来,其他亲戚听说了就来,不知道的啥时候知道啥时候来,所以婚礼当天并不是所有亲戚都来吃席。听说我们离开后两三天,家里还陆陆续续宴客。

还有一个我们想不到的是,亲戚们在婚礼前一天就来送礼却不吃饭,婚礼当天再来吃宴席。ps:按我们老家习俗,送礼多是实物,婚礼当天墙上会挂满被子、衣服、鞋子之类,琳琅满目,并且贴了名字,貌似是要公示。但在妹妹的婚礼上,就没见到这些。一打听才知,人家都送红包的。我猜是这跟市场化程度高有点关系,关中农民向来有财产(粮食土地之类实物)却少钞票,而这里的农民用茶叶换了现金。

该说说吃食了。下车伊始第一顿饭就非常丰盛,一张大方桌被摆的满满当当,大多是肉,猪肉、鸭肉、鸡肉、牛肉……有熏的有腌的、有炒的也有煮的,与精致无关,但一看就是地地道道家常做法,我喜欢!可是父母和老婆却不大能接受这样的吃法,他们就惦记着面条。窃以为,不远千里长途跋涉到他乡异地,却不能入乡随俗,体验别样风味,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

婚礼本身倒是简单。一大早,亲家和帮忙的邻居一起给所有的门窗都贴上红对联,对联也是由亲家自己写的。中堂没有像陕西农村那样敬起“三代祖宗之神位”或者祖先照片,而代之以“天地国亲师位”。婚礼议程也贴在墙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靠墙放一张方桌,桌子后面四张椅子排成一排;两根大红蜡烛在桌上燃烧着,各有一个伴娘守护着。这种经典程序我是头一次经历,没想到居然那么神速,我捧着相机还没摁几次快门呢就散了。没有花样繁多的玩耍,没有油嘴滑舌的司仪,没有稀奇古怪的整蛊,这是我所见的最为简洁明快的婚礼。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新娘一家来自外地,一方水土一方人,十里乡俗各不同,耍不开来亦未可知。这从喝酒上能看出来,先有人提醒我们做好喝酒准备,听起来似乎来者不善,但事实上他们自己人喝的大呼小叫,跟我们更多的是客气。按我们的规矩,要是同土同乡的,那娘家人还不被折腾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